春豆儿

—— Nuts & Donuts(RF Hobben)-P3


Part 3

奇怪的是,那天之后Joan没有再见到Harriet,她去过几次甜甜圈店,在给Benita塞了些“咨询费”后,对方才说出Harriet最近很忙,有什么事可以由她转告,虽然她嘴角上扬,脸上却分明写着「离我姐姐远点儿」几个字。即使Joan不是个心思细密的人也难免纠结起来,她隐约感到Benita对她的生硬态度大概是拜Willa所赐,但Harriet——难道是自己上次表现的过于夸张把她吓跑了?
Joan不想再叙述一遍是怎么通过Kara到Alicia再辗转找到Harriet的好朋友Nathalie最终要到了Harriet脸书账号的经过,她只知道当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主页,发现里面完全没有透露诸如学校...

—— Nuts & Donuts(RF Hobben)-P2


Part 2

Benita平生最讨厌傲慢无理的人,尤其是看上去比她态度还要恶劣,尤其还是在她需要钱的时候。
她几步走过去,对方垂着眼睛似笑非笑,虽然长发只是简单地扎了个马尾,额前和脑后的头发却一丝不乱,剪裁精良的灰色制服在这个装修老旧的店铺前颇为显眼,墨绿色的瞳孔冷冰冰的,里面又似乎带了一点玩味,Benita发现自己的气场好像输了对方半截,只能退后两步,好让身高的差距不那么明显,“你那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对这里的卫生状况深表怀疑,但既然整条街只有这家还没关门,也就没有其他选择了。”
这种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让Benita忍不住要把白眼翻到后脑勺去,她微微垫起脚,“我看你们俩大概是对‘关门’这个词有什...

—— Nuts & Donuts(RF Hobben)-P1


@贰万入迷ME 的生贺,一直担心挤不出时间写所以也没问过你想看什么,纯凭自己想象,临时赶工可能有前言不搭后语的地方,希望你能喜欢。

#预警#
全性转,OOC
因为很喜欢贰万的日在校园,但是她不更了,考虑到这个女人长期沉迷性转,我就杜撰了一个4人日常小故事,年龄在18到20出头吧,荷尔蒙旺盛的年纪(并没有肉)
再次预警,RF Hobben全性转!如果你还有勇气看下去,那么请继续。

Nuts & Donuts


Part1

“真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干这个。”
Benita穿着大一号的纯棉T恤,直筒牛仔裤被挽到脚踝上面,她坐在储藏室半人多高的旧纸箱上,两条腿来回晃荡着。
“这已经是我们在短时间...

—— 【POI】52Hertz(12)完结


12

非实验室成员不能进入内部,Reese只好在岛和岛之间漫无目的地闲游,他已经熟悉了这里的格局,知道赤腹松鼠的树屋里在出售世界各地的新奇物件,体育学院西面的海域是个水球比赛场,甚至听说了公共图书馆有一本人类遗失多年的珍贵古籍。
Finch已经在实验室里待了十多天,有几个晚上就留在里面过夜。他和Root成功分离出冰草原液中的冷凝因子合成了一种植物制冷剂,按照机器模拟运行的结果,北极海冰的融化速率可以降低两个标准差。Shaw表示很久没出过远门了,主动要求和Root开船送到西伯利亚去。有了制造低温的方法,机器的主机也即将进入启动阶段,岛上的不少居民在谈论这件事,大家都有些隐隐的兴奋。

白天Reese很喜...

—— 【POI】52Hertz(11)


11

鹦鹉石餐厅坐落在岛屿群边缘的一个浮岛上。正中间是一棵高大的猴面包树,露天吧台环绕树木而建,树杈上缠满了藤蔓植物,凌霄花倒垂着生长,一只只颜色不同形状各异的玻璃瓶挂在枝条上,所有瓶子都与吧台的控制器相连,如果有客人点了酒水,按下控制器的开关,液体便会顺着长长的空心麦秆一路流向吧台,注满树根形状的透明容器里。
Reese游到浮岛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几只松鼠忙着把一块写有「红藻冬日特饮大折扣」的木制牌子斜插在草坪上,四周摆着高低不等的石桌,岩鸽们穿梭其间递送酒杯。
“嘿,沉默不语先生,眼镜儿去哪了?”Fusco正坐在高脚凳上摇头晃脑,看到蓝鲸后交叉挥舞着两只爪子,“我戴了Finch做的耳机,现在...

—— 【POI】52Hertz(10)


10

落叶林响起私语般的沙沙声,海水起伏冲刷白色的砂砾,在这个秘境学院的时间维度上,每一个浮光掠影都被拖得又慢又长。
Finch望着眼前树叶摇动的海岛,风势让他不得不张开翅膀增加阻力,他微微眯起眼睛,往后退了两步,脚爪下意识地抓紧蓝鲸,“起风了。”
“Harold,那个好像是…”
树林里瞬间飞出一只白隼,羽翼擦着沙地表面快速掠过,他个头不大,速度快得像一支锐利的矛枪,又仿佛一团燃烧的白色火焰。他的脚爪猛地嵌入沙土,留下两道缓冲的痕迹,他扭头看向身后那片三角枫,突然腾空而起,背部和飞羽的暗色横斑伸展成梯形,看上去像是一页展开的琴谱。
光线已经变成浓烈的橘红,夕阳压迫着海平面把万物都染上它的颜色,这时候一只...

—— 【POI】52Hertz(9)


9

Finch正对着捕鱼钩的位置思考,鱼钩是从上颌后侧穿进去的,倒勾嵌在内壁里,断裂的勾柄几乎和鲸须板长到了一起,有些地方已经生锈,看样子应该是很久以前误食的。他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蓝鲸的呼吸粗重起来,然后是花栗鼠慌乱地大叫,“大…大家有事好商量别动手啊!”
海鸟用最快速度飞出来,蓝鲸也顺势闭上嘴,晃了一下鳍肢就把北极狐甩开了,对方轻巧地在地上打了个滚,起身用两只前爪扒着地面,纤瘦的身体拱成一个弧形,眯起晶亮的瞳孔试图跳到蓝鲸背上。Reese放下尾鳍,如果对方再靠近他可以暂时用水流激退,他并不想在这里引发混乱,却也不会主动示弱。
Finch拍着翅膀挡在蓝鲸前面,“Groves小姐,你一定误解了...

—— 【POI】52Hertz(8)


8

Reese用力睁睁眼睛,确信自己没看错。
他敢发誓自己绝对来过这个地方,那些巨大的有着润绿枝叶的猴面包树在北太平洋群岛独树一帜,风吹过的时候会发出一种独特的电子信号般的滴滴声。别说什么鹿鸣鸟啼,方圆数十海里连只磷虾的影子也见不着。
然而现在——海象正慢吞吞地在岸边搬运卵石,锦龟晃动着高调的花纹背壳在海岛之间穿梭,园丁鸟们已经用细树枝和金属丝盖起了一个富于艺术感的半圆形建筑,齿嘴鸠观察着太阳下的植被,再对着电子屏输入一串串符号。Reese觉得他要是拿出一瓶越橘酒简直能马上开个午餐会了。
他自认为记忆力足够好,视力也足够好,却从没发现数以万计的动物在这里生活,像是某种神秘的魔法让他们隐形,现在又突然显...

—— 【POI】狗牌



经历了两场大雪之后,纽约的气温才刚刚开始回升,已经进入四月,春天的衣服还是迟迟不能从收纳箱里搬出来。Harley出门前用手机看了一眼未来几小时的天气情况,套上毛呢大衣,犹豫了两秒还是戴上了围巾。
午后的太阳没有发挥太大作用,外面还是湿冷冷的,斜峭的风吹起路边的积雪,一些细小的冰晶扑面而来,Harley缩缩脖子裹紧了围巾。公司的同事说中国人管这种天气叫“倒春寒”,她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但对方说这其实是用民间智慧对天气现象所做的解释,就像一种时间的回溯,一种破土而出之前对于过去的留恋。她挺喜欢这个诗意的说法。

去图书馆一层买了焦糖拿铁,把昨晚刚看完的莱辛的小说还掉,又看到大堂的公共区在办二手书...

—— 【POI】52 Hertz (7)


7

“你的朋友挺健谈的。”Bear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蓝鲸,指指自己的耳朵。和Finch的头戴式耳机不同,他的耳机是内置在耳道的,上臂的绑带嵌着一块液晶板显示出当前读数,还有一些图标不同的指示灯在闪烁。他把身后的坩埚收拾起来,堆放在门口的一个塑料箱子里,这些瓶瓶罐罐他已经连晒了好几天,水分总算是蒸发干净了。
“John只是喜欢开玩笑。”海鸟一边替蓝鲸做解释,一边用眼神示意他再靠近点,Reese有点不情不愿地游过去,北极熊蹲在冰面的外缘,厚实的白色皮毛随着动作像毛毯一样拱起褶皱,他友好地朝蓝鲸伸出手,“Beary Vissarion Davidovich,大家习惯叫我Bear。”
“我也有中间...

返回顶部
©春豆儿 | Powered by LOFTER